Show newer

《九一八 勿忘国耻》
2020年至今,贵州省疫情死亡累计人数2人
​2022年9月18日凌晨,一辆为实现贵阳市19号社会面清零的密接人员转运车发生侧翻,截至目前已有27人遇难

我的秋招七宗罪:
傲慢:什么垃圾公司也敢挂我简历
嫉妒:怎么别的妹妹都有offer就我没有
暴怒:面试官竟敢迟到十分钟以上
懒惰:一天投两份简历已经很辛苦了
贪婪:base不到两万怎么在一线活
暴食:不吃点好的怎么有体力做笔试
色欲:面试结束要看小黄文缓解精神内耗

23届大陆找工作的如果心中毫无怨恨,我敬你是个菩萨

鸦鸦([email protected]
2021年3月3日 m.cmx.im/@changjiaoya/10582431

有位友邻提问:3、40年代的正常德国人,是怎么接受自己被疯子包围的事实的,有这方面的书推荐吗?
我把友邻们在评论区的书籍推荐整理了一下搬过来啦,对这方面感兴趣的象友可以看看~

——+——+——+——+——

友邻整理的豆列:
douban.com/doulist/136804614

——+——+——+——+——

鸦鸦

修改两处:
一、友邻ID我打错字了,是荒岛做梦被吵醒。
二、我个人不喜欢《巨人的陨落》这本书,打错成《巨人的凛冬》。

——+——+——+——+——

digforfire ([email protected]
digforfire.org/@digforfire/105

《铁皮鼓》。施隆多夫的电影版也很不错。

——+——+——+——+——

Eureka ([email protected]
fandom.ink/@Eureka/10582705104

从提出这个问题的角度来讲,冯内古特也非常值得一看

——+——+——+——+——

泥泥栗 ([email protected]
m.cmx.im/@chestnut/10582725710

推荐一个电影 The Wave (1981) 根据一个老师在课堂上模拟这些是如何发生的的真实事件拍的 一个小时左右 youtube上就有

——+——+——+——+——

cinquedea ([email protected]
wxw.moe/@urotsuki/105830955072

这个就是《浪潮》,上面也有。

——+——+——+——+——

西风403-7 ([email protected]
bgme.me/@xifeng403_7/105827767

巴比伦柏林粉狂喜!再推荐个我们的父辈,群像剧,五位主角,主要时间点是二战准备入侵苏联时到德国投降,其中弟弟算是那种厌战但是为了家族荣光硬上战场然后一直对德国胜利抱有悲观念头的,还有一位主角是犹太人,他那条线主要讲犹太人从二战欧洲纳粹和其他反犹分子下如何寻得一丝生机。夏利特医院也不错,它第二季点是二战期间,医院视角下的纳粹,不过有些手术场景有点血腥需注意 :0b15:

——+——+——+——+——

艾贝 ([email protected]
alive.bar/@ghyoogjd/1058306930

偷书贼,/两棵橡树

——+——+——+——+——

cinquedea ([email protected]
wxw.moe/@urotsuki/105830961288

《一滴泪》也放进去的话显然书单也有讨论我国过往伤痛的意思。那么推荐杨小凯《牛鬼蛇神录》和他少年时的旧作。豆瓣应该无法标记这本书。

——+——+——+——+——

鸦鸦

谢谢你的推荐~其实大家的本意是想讨论我国的,可是又不敢直接问,所以就问问德国的 :blobsad:

——+——+——+——+——

cinquedea ([email protected]
wxw.moe/@urotsuki/105831035094

这个我懂。其实我不推荐把我国和德国和苏联类比,这三个国家都是大不相同的。

——+——+——+——+——

cinquedea ([email protected]
wxw.moe/@urotsuki/105831075341

实际上我觉得正常人和疯子的二分法对我们并无好处,对认知疯子也并不有利。
如果实际用意是在讨论我们自己当下的处境,个人还有两本书推荐:
马克思《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
子安宣邦《何谓“近代的超克”》

——+——+——+——+——

鸦鸦

我觉得大家也并不是想粗暴的二分法,只是处于现在这个逐渐失去人性的社会环境,大家想寻找一丝丝慰藉与动力让自己坚持下去而已。

——+——+——+——+——

cinquedea ([email protected]
wxw.moe/@urotsuki/105831155436

我忽然想到之前读过的一段书评:
“一般来说,从波克瑙(Franz Borkenau)到纽曼(Franz Neumann)再到汉娜·阿伦特,二十世纪的德语知识分子围绕全体主义所进行的讨论,虽然丰富且重要,但是无法摆脱这样一种印象,那就是他们在某种程度上,把全体主义所宣称的东西,当成了全体主义实际上拥有的东西,这种对全体主义的恐惧,拉长了全体主义的阴影,一句话,正是因为人们相信全体主义的威胁,让全体主义确实戴上了它本不配拥有的至暗冠冕。“
”由于法兰克福学派所做的批判,理性似乎无可挽回地与全体主义——二十世纪的灾难——紧密联系在一起。人们毫不犹豫地谴责理性的滥用以及因此对理性的恶用。于是乎,对全体主义的科学研究,实际上在批判理论这里退回到一种伦理谴责,其攻击对象当然是理性的阴暗面——即理性的阴影。可以说,人们根本没有意识到,纳粹德国的失败之所以命中注定,并非由于其伦理上的极端邪恶,而是由于在根本上,纳粹统治乃是一种不稳定的短暂状态,里芬斯塔尔的电影中所展现的那种秩序、统一与高效,恰恰建立在一种实际上难以长久维系的二元结构上。”
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

——+——+——+——+——

对共产党的思想控制风声鹤唳到什么程度呢,就是看昆德拉的《笑忘录》都会惊讶于这种指着共产党(虽然是俄国共产党)鼻子骂的作品能出版。而同时会这种担忧并不是空穴来风杞人忧天。当中共的恶行到达一定境界,看任何反纳粹、反极权威权、反乌托邦的东西都会立刻联系到现实。这种“联想”越发成了条件反射而非引申出想象。

每次看到微博首页转发一些“创作目的必须纯洁”和“人在十几岁的时候最有灵气,之后都无法超越”和“有闲阶级才能创作”如此等等,我都想喊:
莎士比亚没有大学学位
莎士比亚为钱写作
莎士比亚大概28岁才开始写东西
莎士比亚作为主要演员出演了自己所有的戏剧,也演了很多别人的剧,所以他肯定花了很多时间背台词,排练,演出,他还是个积极的投资人,投了很多项目,这些商业事务肯定也占用了他很多精力
所以,你我,我们这些凡人,就更不要再神化/神秘化创作这件事了。

跟我预想的差不多,你国高层(尤其是某个不可言说存在)对未来局势的判断就是:美中关系和你国经济,都已经救不回来了。必须抢在大崩盘之前,赶紧朝鲜化,从经济到意识形态,全部用极权铁腕死死管住。

——一言以蔽之:崩盘和朝鲜化赛跑。

我的看法是:前者跑赢的可能性占到九成以上。能和平转型成朝鲜,已经是老天爷对你国老百姓发了善心。更大的可能性是,变朝鲜变到一半,就翻车变成大号叙利亚,没准还会把全世界都拖进衰退和战争。原因很简单,朝鲜(或者毛时代)的生产效率,根本养不活你国那个庞大且疯狂烧钱的数字极权维稳体系。等到把你国中产彻底榨干,把大多数人在改开年代攒下的那头牛吃光,到时候会发生什么,反正我是不敢想象。

ipkmedia.com/164000/

上个月报名注册了一个移民局下属的研究性质的面向female new immigrants 的mentorship program,今天刚刚面试(也不算面试就是互相介绍下情况)了解了一下,主要是希望已经settle down的女性新移民能帮助刚刚登陆的新移民拓展社会关系、找工作和在这里生活,移民局的目的是通过这个项目了解新移民需求,以便指导他们以后资助的新移民服务如何改进和要往哪些方向倾斜。

#加拿大

紐約時報漫畫:清零:中國人民爲一個觀衆演的戲

学校建了新草坪,网上征集草坪名称。老师今天开会“严正提醒”学生们不要拿总书记的名讳抖机灵。大家一开始愣了一下,反应过来纷纷捂嘴偷笑。幽默有才的贵校网友很多嘛。

中国和北美不同,最大的社会裂痕不在于种族(白人vs少数族裔),而是城乡。而北京又是权力/资源集中的金字塔尖尖。在简中对着一群中国人批评西方文化霸权和白人至上主义,是搞错了语境。那些金汤匙出身的海外博主没搞明白这个道理。

之前提到过,一线城市土著中产的生活方式和资源可以不输所有西方大都会,甚至因为有进城农民工的廉价劳动力伺候,还能过的比白人中产更便利。而对于三线及以下地区的人来说,我们就是中国的有色人种。出厂设置就是离开小地方,说标准普通话,成为大城市里守法勤劳乖乖交税的“模范小镇青年”(对应模范少数族裔)。如果我们没有模仿出大都市人的见识和风范,还有“凤凰男”“拜金女”的标签砸一脸。中国城市对农村的压迫,从未得到充分的反思和讨论。在国内做社科研究时,我自己也会忽略城乡这一分析维度。它被掩盖在了高速经济发展带来短期的阶层流动中——你们小镇青年可以通过刷题,找到白领工作,变成新都市人呀!

所以,海外博主表达自己被英语给压迫了,在简中实在难有共鸣。在我们模范小镇青年看来,你在中国便宜占尽了,摇身一变受害者,还好巧不巧和CCP治下的文化民族主义话语重合,这不是助纣为虐是什么。

刚才给嘟友的回复,顺便单独发个嘟展开说说:微博今天有个视频是外国女生说每个月来月经前激素影响情绪,很难受,羡慕男性的身体“很稳定”。其实这种“羡慕男性生理机制”的想法确实有点受厌女思想影响(但我非常反对归罪于个人或者因此去骂有这个想法的女性,这只是厌女社会对人的塑造,个体又何罪之有)。

因为我们的社会和科学都把男性当成基本标准,女性的激素不是“高”,是“比男人高”;情绪起伏不是“大”,是“比男人大”。男性身体也有各种弊端(譬如那条微博也有人评论男性的情绪深受睾酮控制),但社会广泛流传的言论都只宣传女性的各种“生理弊端”。

雄性的弊端,因为激素而易怒暴躁容易犯罪,生殖器官非常敏感时常在不适当情况下勃起,睾酮分泌会引起脱发,许多雄性油脂分泌旺盛且气味浓郁,等等,这些却不大肆宣扬,同时社会文化将这些伪造成积极意义的“男性/阳刚气质”,从而致使很多人忽略雄性的生理缺陷,总认为男性身体是更稳定、更强的“人类基础版型”。然而并不是的,人类的生理都是一样的令人失望(。

专业很好,看起来不好是因为前一点 :ageblobcat:


QT: [alive.bar/@Zoyster/10892165252]
赛博牡蛎  

看到一句相当有普适性的话:“人要用一辈子与原生国籍和大学专业和解。”

近两个月我一直生活在魔幻之中 

RT @[email protected]

twitter.com/bridgeduan/status/

近两个月我一直生活在魔幻之中,目睹了全球军事第二大国的军事自杀,以及全球经济第二大国的经济自杀。美国完全抓住了这两个机会,恢复了和欧洲的关系,并拉拢了东南亚作为替代供应链,躺赢了一次又一次。我对为什么事情会这么发展很不理解,这段时间慢慢的在那里想解释。还是从中国的防疫讲起吧。

在新冠爆发以后,中国在武汉短暂的混乱之后,用一套在欧美国家看来极其严厉的措施,包括严格的禁足令、方舱医院、精准流调、健康码等,迅速控制住了疫情。与欧美国家的死亡枕藉相比,显示出了体制优越性。并一直延续到Delta结束。然而到了Omicron时期……

Omicron有两大特点。一是传播特快,比原始毒株快10倍,几乎不受口罩阻碍。还能轻松突破现有疫苗防护,以及因此前感染产生的自然免疫。这导致控制它的成本急速提高。二是症状相对轻,即便有死亡也很难反应到超额死亡上,即大部分统计中的Omicron死者并非因它而死。

以美国的超额死亡数据为例。美国经历了四波疫情,分别是原始株(全民未接种)、Alpha(21年4月,全民接种了一半)、Delta(21年7月,接种基本完成,但因为反疫苗群体所以在南部有脆弱人群)、Omicron(21年12月,基本完成接种)。其中原始株和Delta的死亡数,与超额死亡数吻合是非常精准的。

原始株和Delta的死亡,与超额死亡数相差不到10%。也就是说,因这两者死亡的,的的确确是它们所造成的。但到了Omicron时期,以CDC 9周前3.5-11(因8周内的数据不完整)的数据为例,死亡是10000人,但超额死亡4100。其中死亡者中Delta占20%多,因此可换算Omicron的死亡只有1/4是超额死亡。

也就是说,如果Omicron在美国以目前的情况延续,那将会造成2-3万人一年的超额死亡。也就是普通流感级别。当然数字大爆发那就是另一回事了。中国的医学专家显然是看到这一点的,而且提高中国人的接种覆盖率,相对美国来说更容易,手段也更多一些。为什么依然保持如此严厉的损害经济的措施呢?

很多人想到的解释是路径依赖,以前成功的方法,总是想着沿用到以后的情况上。咱们既然以这套很好的控制了Delta,为啥不能用来控制Omicron?但这依然没有回答问题,路径依赖只是把问题换了个词。那为啥欧美就能扭转路径,中国就不行?

在这两年来,正常人不断的处于疑惑和崩溃中。在反感中国式变态严厉侵犯各种私权防疫的同时,又要被美国人在病毒高峰期疯狂聚会、连戴个口罩都不愿意,以及阴谋论泛滥而拒绝打疫苗搞得崩溃。可以说是被两边的行为挤压到精神分裂。

在中国,我们反对Omicron时期的严厉控制时,经常会受到指责——学美国?没看见美国死了一百万吗?的确美国防疫不算成功,但你要看到,它的防疫措施是社会各方利益协调的结果,其后果也是大家愿意为自己决策所承受的。疫情严重时,它愿意严厉些,疫情轻时,它正常了。

我们理想中的防疫政策自然是,病毒传播不快症状重时,严厉的禁足把它饿死。病毒传播快症状轻时,大家能打的都打上疫苗,做好流调,保护好脆弱老人,正常生活。但现实中,人类就是人类,人有自己的需求、想法和文化,它不是理想中说停就停说走就走的机器。

从决策者来说,它是依靠信息制定政策的。然而,在被治理者没有渠道或力量反馈信息,媒体全是宣传喉舌,只会不断制造上级回音的时候,防疫中诞生的利益集团就会左右防疫决策圈的信息输送。而其它信息则是后者感知不到的。不是说完全看不见,而是感受不到压力。

比如疫苗,BioNTech效果当然比灭活好,打BNT不需要特别高的覆盖率,能省下疾控太多资源了。当年是上海市长通过复星(很可能是上海帮的白手套)拼命示好拉进来的。结果,都一年多了,还没有批准。相反各大媒体天天黑它,黑了两年,那就算批了谁还打?为什么这么干?我不知道,但我可以想象。

健康码可以掌握行踪。核酸、疫苗、方舱、消毒、中药,背后都有一大堆公司。从警察到居委会乃至物业和保安都大大扩权,居委会重新掌握了80年代甚至70年代才有的权力。中产早就因为有钱和体面而遭到底层嫉恨,他们的财富和权利在这两个月疯狂流失。

很多东西在Omicron时代早该转变,但依然延续下来。拿方舱来说,它是武汉疫情期很好的发明。集中收治轻症病例并派人观察,如果有人病情转重,那可以及时救助,也节省了医疗资源。但到两年后的上海,它居然把阴性和密接者关在里头。这不是助长传染吗?完全不是一码事啊。但还在不停造不停收。

这样的情况在其它领域非常常见。就是只有措施是一样的,因为相关的利益方乃至生产商要延续,但目的已经完全不明了。但普通人很难看到这些细节上的差异,他们会觉得还在延续以前的成功模式。

中国(自49年以来)各种政策都存在巨大惯性,无论文革、计划生育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是:1.受益方往往同时会掌控权力,获取利益伴随着话语权的增长,而受损方连说话都被压制。2.受益方若能将有利于自己的政策变为官方意识形态,那受损方就会变成体制贱民,从而丧失反抗的可能。

举例来说,现在在防疫,某人是其中受损的一方。阴性被非法转运,家被非法入侵,宠物被杀,财物被消杀损毁。那他解决问题的渠道是什么?怎样让违法者受损?能在媒体上谴责吗?不,他做不到。最多只能发个随时会被删的帖子。于是权力就步步推进。

因为严厉的防疫是国策,你反对防疫,于是你的法定权益就得不到保障,属于被查三代的贱民。贱民不但不能保障自身利益,连发言都要被主流舆论所审视,是不是在搞破坏?你的狗还贵过几百万人命?唯有的确快要饿死了,“我们是最后一代”,才能得到广泛共情。这样子的社会,防疫措施能转过弯吗?

也就是说,它进犯时是没有任何阻力的,你的情感不是它的阻力,你的利益也不是它的阻力,法律也不是它的阻力。只有要饿死了,要不生娃了,要使用暴力了,阻力才出现。那不就又回到两千年来的治乱循环了吗?

没想到系列会火,解释不妥当的一句话。3月上中旬Omicron超额死亡数是其名义死亡1/4,但不意味着1-2月如此,那时超额死亡是超过名义死亡的。原因可能包括:医疗挤兑,辉瑞特效药没上,此前保护好的脆弱人群被其超强感染力所获等。所以我说前提是“不要大爆发”。流感化是良好防护后的结果,不是真像流感。

Omicron在美国数据还是比较缺失的,它的真实死亡率建议再等大概两个月看,心里就比较有数了。此前依然建议大家做好防护,特别是接种疫苗和保持良好的卫生习惯。

Show older
飞面

“煮喝醉之后把触手伸向fedi宇宙,于是有了拉面站~ ”
Mastodon是一个新兴的社交网络,核心理念是“Giving social networking back to you”,使用分布式的架构,整个网络由若干自发节点构成的联邦宇宙fediverse,从而从根本上杜绝censorship的可能性。另一方面刻意避开了推荐算法,让sns回归原本原子化的“人和人的社交”。
拉面站是fedi中的节点之一,主题是飞天拉面神教FSM,是一个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反宗教宗教,具体可以参见飞天拉面神教介绍,本质是个欢乐沙雕生活分享兴趣交流为主题的站点。
这里欢迎飞天拉面神教FSM信徒,希望你们遵守站点规则里的阿西八戒。
这里也欢迎非信徒,毕竟 煮不在乎! RAmen!
更多详情请点击下方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