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关于之前晋江读者和作者“自杀”风波的新稿比较像记录和整理,在讨论方面还是太浅了。想到一个角度是:“自杀”似乎在社区收获了某种新型传播学意义,但是又能归入涂尔干对自杀的基本分类。这种现象又要关联在一个高压审查系统和异化的商业写作模式中。简中世界的读者作者互相拿“自杀”威胁与自证,真让人感觉又可怜,又难以言喻,最后是对制度生成新一层浓重的痛恨。

作为自我认知的一种祛魅怪,最不喜欢的一种CP搭配就是神明x信徒了吧,不管谁攻谁受都好难嗑。

打电话。我妈问:你对我还有啥要求吗?我:基金少赔点。

我看不间不界:每一章都当成最后一章来看(踩雷踩出ptsd)

泡过最温暖的地方是?温泉
泡过最冰冷的地方是?简历库

人人都爱政治八卦。 

矢板明夫九月中做了一份二十大预测,倒是可以与今天不明白的嘉宾Victor的对照一看。矢板原话可参见附图。

矢板明夫这个人很有意思,一方面是他在中国很不受欢迎,因其出生成长背景,也因其言论立场显然是与中共对着干的,而我觉得赞扬者反对者都藏有真意,当然前提是基于事实与思考而来的,立场是次要的,因而这种赞扬不能是宣传、反对也不能是谩骂。另一方面他的政治敏感度很高,这种敏感度不是人人都有的,有些天生加长期实践训练以及不走寻常信息搜检路线。

矢板明夫写过好几本名人传记,我也听过他的一些访谈,先说他中文极好,是母语。他父亲是当时的日本遗孤,祖父在日侵华时期到中国开灯泡厂,45年打到最后收到日本政府发的征兵令,入伍被派到东北立刻就被苏联俘虏,死在西伯利亚俘虏营里。祖母把两个孩子托付给了灯泡厂的中国职工照顾,他父亲在中国长大又结婚,文革中被当作日本间谍吃尽苦头,家里困窘时有卖血维持生计。72年,也就是矢板明夫出生时,田中角荣访华,关切当时的日本遗孤在中国的情况,他父亲立时被记起,生活与社会地位180度大转弯,当政协委员,统战对象,一家人似乎在中国有了稳妥的未来,但他父亲后来还是坚持要回日本从头开始,说自己没做什么就一下子打入地狱也没做什么又一下子青云直上,云霄飞车一样,这样的生活是没有保障可言的。矢板到了日本以后从头学日语,极其用功,想要从政,考取了特别有名的松下政经塾。中国骂他的人说他忘恩负义,指的当是他小时在中国的成长,历来都是如此的逻辑,吃了中国“给”的饭,就不能“砸”中国的锅。

他其实是在中科院完成博士学位,还在南开教过书,后来去了产经新闻(右翼立场媒体),在中国跑了好几年政经记者。他的中文太好,是加分项,他说我能听到字里行间别的记者听不到的东西。但我觉得最有意思的是他挖掘信息的思路,他曾经说采访民主国家领导人,你主要看这人说了什么,而专制国家的领导人,则是找他做过什么,与他打交道的人怎么说。比如他写邓小平秘录时(秘录是一个日语词汇并非字面上强烈的八卦气息、而是对故去的人士之一生经历与评价),他说根本不可能采访到邓也不可能采访他家人,邓榕根本不理会他们的采访要求,他就去采访邓的敌人,比如文革时的上海市委书记徐景贤,徐讲到许多官方资料里无法见到的邓的资料,比如他的弱点,最了解你的弱点的是你的敌人。还有一个细节也很有意思,他说人与人的信任建立常常在日常生活中,比如六四以后,邓让刘华清出山为他压阵,邓与刘的信任是在129师时,邓顾家,时常要去河对岸看家里人,他个子矮,过河不方便,刘华清个子高,就背着邓过河。

矢板明夫算是最早写习近平的人了,早在12年就写出来《习近平:共产中国最弱势的领袖》一书,当时国内还是一片习大大彭妈妈的爱戴之情最浓时。在书中,他认为各方势力妥协下出线的习近平,执政初期非常可能“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但直爽而强硬的作风,也为其执政走向埋下不确定的因子。在“枪杆子里出政权”的中国,习近平比起胡锦涛拥有更多军方的人脉;他在外交场合上的作风强硬、政治立场则倾向保守。一旦国内统治遇到危机,习近平更有可能动用军队镇压国内民众的抗争,或者对外发动一场小规模的战争以转移视线、凝聚民意。

而有关习被软禁的流言这几天从历来的几个小报媒体逐渐到外媒也开始关注,例如newsweek也在今天有提及,历来权力交接时都有暗流涌动,十年前是第一次大戏一出接一出(从薄熙来到令计划)演到台前,不知这个档期我们能看到什么。

苹果是一种很神奇的水果,它可以放两个星期都不会坏还能保持水分和味道。从另一方面来说,它的神奇之处在于放在桌上2个星期都不会想要去吃它。

推上有人吐槽:这破网上的,羡慕俄罗斯人言论自由,伊朗人抗争勇气,朝鲜人科学防疫。

想搞黄,搞了一千字还没读条结束 :0b16: 什么时候能拥有直接写脱衣服猛干的技能 :ageblobcat:

伊朗这次声势浩大的反头巾运动起源于9月13号一名叫做MahsaAmini的少女,因为头上黑巾没有佩戴正确而被伊朗警方强制拘捕擅自关押两个小时。之后释放的她陷入昏迷,并在随后三天抢救无效去世。为她接诊的医生说该少女曾经在生前遭受过凌虐。

而伊朗警方则在事故发生后不断推辞逃避责任,甚至在有目击证人站出来指控伊朗警方在拘捕女孩的过程中已经在警车里对少女进行非人道虐待。伊朗官方依然逃避责任。甚至将受害者家属一家禁言没收了手机。

至此伊朗女性怒火彻底被激起。她们或在网上剪发焚烧头巾,或涌上街头焚烧头巾对伊朗官方进行抗议。因为在Amini被害之前,伊朗就有不少女性因衣着问题被伊朗道德警察拘捕并非法惩戒。

伊朗妇女已忍够了这几年的高压政治,在这场声势浩大的纪念amini的反头巾运动中,不止成千上万名伊朗女性冲到最前面,甚至还有这些年长期生活在伊朗高压政教合一环境里的男性们也纷纷走向街头跟随女性一起抗议,并强调“还妇女自由,就是给自己自由。”
很快这场从德黑兰发起的大型示威扩散到全伊朗,在这场冲突中不止有女性牺牲,也有男性被军警重伤。
但伊朗女人并未被打倒,甚至越挫越勇把剪发反头巾运动扩到全球。

在武汉博主的评论区看到一位网友说疫情不会过去的,和他关系很好在生物科技城上班的朋友告诉他——核酸棉签排产已经到2025年了。。。

关于能不能同情粉红……
我觉得只要被铁拳砸到,都值得被同情。因为不应该有人被铁拳砸,就像不应该有人进集中营一样,就像不应该有人死于大屠杀一样,不对就是不对。
但是人的同情心当然也是有限度的。对我个人而言,我的限度就是“这个人是粉红,但是ta有没有举报过别人?有没有截图挂人不爱国、鼓励网暴?有没有参与别人发起的网暴活动?“
如果一个人仅仅是自己比较粉红,但是没有伤害过别人的话,我是不会觉得ta是粉红就不该被同情的。但ta如果主动举报、网暴过别人,我对这个人的同情就会自然地减少,但我也绝对不会说ta活该被铁拳砸。
因为铁拳就不应该存在。

@board 提醒一下还在趴窝并且能刷到这条嘟文的象友,pawoo的域名被冻结了,数据尚且还在服务器里,但很快pawoo就会彻底无法访问(现在仍然处于可以断断续续访问的状态),请尽快备份数据和迁移!!!

在毛象的活跃情况如同窜(),每一个阴间新闻都是一颗巴豆。属于是疯人院正常的精神状态。

所以越来越多此地的人会理解,自由和安全从来就不是平行关系,而是顺序关系。牺牲自由换来的就是你的一切都会被夺走,包括生命。

“现在是一九一七年。米雷克说:人与政权的斗争,就是记忆与遗忘的斗争。”
“宪法保障言论自由,可是法律也惩罚所有可被定为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谁也不知道,国家会在什么时候开始高声宣布,这一言论或那一言论就危害了它的安全。”

Show older
飞面

“煮喝醉之后把触手伸向fedi宇宙,于是有了拉面站~ ”
Mastodon是一个新兴的社交网络,核心理念是“Giving social networking back to you”,使用分布式的架构,整个网络由若干自发节点构成的联邦宇宙fediverse,从而从根本上杜绝censorship的可能性。另一方面刻意避开了推荐算法,让sns回归原本原子化的“人和人的社交”。
拉面站是fedi中的节点之一,主题是飞天拉面神教FSM,是一个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反宗教宗教,具体可以参见飞天拉面神教介绍,本质是个欢乐沙雕生活分享兴趣交流为主题的站点。
这里欢迎飞天拉面神教FSM信徒,希望你们遵守站点规则里的阿西八戒。
这里也欢迎非信徒,毕竟 煮不在乎! RAmen!
更多详情请点击下方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