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关于ol的oc 

Rei Last,美籍爱尔兰裔,比起Pamela更喜欢Noelani,当然两个妈都很喜欢,最好的异性朋友不是Miranda而是Leandra,对Elizabeth的一些行为有些头疼,但依然支持。

8岁 they
从小继承老姐的衣服裤子裙子乃至于头饰,加上不愿意剪头发,于是头发一直留到了大腿这边。右额和小腿都有一道疤,平时习惯戴手串。
比起夏天其实更喜欢冬天。喜欢海,但不喜欢沙滩。书虫,因为经常熬夜躲在被窝里打手电看书而早早地戴上了眼镜。
喜欢的颜色是黑白灰,认识cove之后开始喜欢绿色和蓝色。不太喜欢Shiloh,但也不讨厌他。

13岁 he
不戴眼镜,改戴OK镜了。
随着puberty的到来逐渐有一些自我意识,开始尝试生性一致的体验。在十一岁那年头发长过了脚踝,意识到诸多生活不便利后决定把头发剪短捐给因为化疗失去头发的小孩。很好奇穿刺艺术,所以去打了四个耳洞,解决好奇心的当晚开始忏悔自己的行为,痛苦地平躺了将近半个月,然后戴上了镀金的耳钉。
变得更喜欢夏天。去专门学习了游泳和冲浪,但并没有学潜水。然而参加室外活动并不多,大部分时间里都热衷于室内活动。是学校管弦乐队小提琴部的一名固定成员,除此之外作为配乐在戏剧部活跃着。最擅长的科目是化学和生物,最喜欢的是生物和数学,擅长但不喜欢的科目是历史,原因是不喜欢历史老师。
喜欢cove,但死不承认(尤其是面对Elizabeth和Lee),然而还是在暑假末尾相互坦白心意了。

18 he
长发及腰,平时披着头发,但平时随时戴着皮筋,需要运动或者热的受不了的时候就会梳起。尽管大部分时间被头发遮盖着,但常换耳饰,唯一不变且展露出来的是左耳的那个和cove眼睛颜色一样的turquoise耳环。
接受了视力矫正手术,摆脱了OK镜。
脖子上常挂的蓝牙耳机主要播放的是博客而不是音乐,尽管对音乐热爱不改。高中不再参加管弦乐队,而是偶尔过去救场。和朋友一起组了乐队,作为吉他手和曲师积极活跃,并且出了好几张EP。但是出EP的钱都是去cove兼职的那家餐厅拉小提琴赚的。自己则在电子产品销售处当零售员。从纸质书投奔了kindle,所以没去图书馆兼职,崇尚智能生活的电子产品爱好者,然而规划了很多的都没有能够实践于生活,但好消息是实践在了兼职中。
最喜欢的科目变成了物理,尤其热衷于研究天体运动,于是被天文部的学长送了一台他退役的望远镜。
为了配合室外派cove的精力,每天坚持晨跑5km,但下雨下雪,空气质量不行,和心情不好的时候都不跑。
对自己的身体不太满意,但说不上来哪里有问题。希望自己能矮一点,但又不希望自己比cove矮,所以这样的身高也不错。
拿到驾照好几年了但一直不怎么开车(主要是没找到什么机会开),希望能有一辆自己的车,但坐车也可以接受。
会做饭且手艺不错,在感恩节和圣诞节时活跃在一线战场。
很注意防晒,平时都穿着连帽防晒衫或者打伞,不喜欢涂防晒霜。
三岁就发现了圣诞老人其实是我妈的事实,所以实际上也不相信有人鱼,但为了哄cove,还是假装世界上有人鱼。

23岁 they
按照人生规划,去瑞士读了大学,主修星系天文学。意识到自己的地理真是地狱一般地糟糕,时常闹美国人的地狱地理笑话。大学期间和一个成员会的朋友一起搭建了一个让人们更好地自学的网站,但目前为止还没有客观的盈利(也没有赔本就是了)。高中毕业乐队解散之后依然有接触音乐,偶尔在油管上传一些cover和original demo,也会帮一些音乐人写曲,或者被叫去当backup member救场或者hit up the show。研究生时去了波士顿,在实习的时候被N●●●签下,目前在cali某实验室工作。
在去大学的前一个月和cove登记结婚了,没有来得及办婚礼,但两个人提前去了欧洲,在正式开学之前来了一场新婚旅行。
目前头发到肩膀以下一点,头发依然在前段时间剪短捐掉了,未来也打算身体力行地做一些慈善。
和cove同居,但因为作息不同(主要是cove起得太早),所以还是分了两间卧室睡觉,偶尔会睡在一起。

Pinned post

总之因为核酸排队买了木刀所以干脆开始练习剑道了,挥了30本之后去学习基础理论发现自己握法也是错的。
这条就作为打卡吧,每天挥30本就好了。标标准准的! :0510:

。回房间发现半瓶油在桌子上倒了。。。崩溃

。。。我操你妈我忘记自己在接水了。。

感觉扁桃体发炎了?我不知道?只是喝了一杯生椰拿铁?还是因为我抽了两根?

妈呀尼可拉斯看起来就病娇……让我再插一句嘴,Derek18岁是真的惊天美颜。。

ol是改了吗?为什么我从四周目没在s3之后求成婚之后又打了两次了我还是没求成婚啊?

打ol六周目,但是已经装了新dlc,结果就是提前看见了s3好大一个18岁的Derek然后大声尖叫(哥们非常纤细,而s4的时候哥们已经成了感觉一周去五次健身房的举铁男)dudeeeeeeeeeee……你好像足球小将。。。。。。OMG。。。。。。

我供,喝了生椰拿铁之后。。嗓子就不太舒服。。

关于ol的oc 

想到小rei会溜冰,去了瑞士可能经常和朋友一起溜(很好的)

Show thread

关于ol的oc 

hate layers,想说除了溜冰场其实还有商场的冷冻食品室也挺冷的。或者突然降温。c和rei一起穿一件外套(流泪)

Show thread

虽然没宵禁,但本人不能接受大晚上还他妈待在外面而不是回家。

噩耗,每周两次晚自习,意味着老子晚上九点才能回家,而且我要带两顿饭。。

:0510: 很好的,第一次很大胆地当场就纠正了preferred pronoun,虽然没有那么在意了但是再也不想为了别人喊错pronouns烦躁

关于ol的oc 

关于Derek line的oc设定:妹妹头的亚裔小孩,除此之外还没想好,待我去捏捏!

Show thread

再供一次,晚饭也做了(今天没时间吃午饭啊。。)

我提前供,已经光速入手dlc(看来是算错了)以及
我操,家人们,如果你开着大火把牛排丢进锅里,有几率触发眼前一片红色后大火直冲抽油烟机顶部,场面非常壮观。
imean,literally眼前一片血红呀!

关于苛责和忍耐 

其实本人属于一种冷热冷,看上去就非常不好接近,实际上也确实很不好接近,成为不交心的朋友的时本人属于温柔体贴,实际上也真切关心他人,再熟一些就会开始伴随对于内心黑暗的泄洪式宣泄,表现出自己实际上自私自利,冷漠又无情,一切利益至上的一面。实际上大学选的这个专业目前学的也就是这样看上去关心世界实际上只关心数据和利益的学科,发现和自己太像的接触久了还是会排斥。为什么呢?本质上还是会讨厌自己最内核冷漠的地方。但有什么办法,我就是捂不热啊。有人尽力过了,我也尽力过了。最后感想是别管我了。大家保持距离就会让世界更美好。
所以虽然会让朋友休息,让朋友努力,让朋友不要勉强自己,做自己开心的事情最重要,实际上上面的建议我literally一个也做不标准,对我来说,有的时候没有休息,有的时候想要躺平却又继续挣扎,高二那种毫无喘息空间的生活硬是坚持了非常之久以至于现在可以拿来吹,实际上虽然我也会去做让自己开心的事,但大多数情况还是会勉强自己。imean,是环境遗传导致的我没办法放过自己吗?是因为在我家就算喊累ENFJ也会说我比你更累累一百倍而且真的没有任何可比性所以只能继续忍着吗?我要忍到什么时候啊,我不知道。我能从只是单纯的崴伤忍到骨折,我能封城半个年还参与表面上的疯和魄力提克相关的论述,我难道还不够能忍吗?还要怎么忍啊,你们中国人。这么喜欢忍的话就忍到死好了,我不要忍了。
我也不想要察言观色的能力,本来共情能力就很差劲,但相对来说还是具备一定读空气的能力,结果就是顾虑太多变得很敏感,对细节尤为在意,别人但凡露出的不是好意,我就会受到伤害。但是同样我也不懂得怎么去应对好意。

关于ol的oc 

推到cruise,想到和老婆一起石头剪刀布永远都是平局(一开始没发现规律)感觉可以写

Show thread
Show older
飞面

“煮喝醉之后把触手伸向fedi宇宙,于是有了拉面站~ ”
Mastodon是一个新兴的社交网络,核心理念是“Giving social networking back to you”,使用分布式的架构,整个网络由若干自发节点构成的联邦宇宙fediverse,从而从根本上杜绝censorship的可能性。另一方面刻意避开了推荐算法,让sns回归原本原子化的“人和人的社交”。
拉面站是fedi中的节点之一,主题是飞天拉面神教FSM,是一个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反宗教宗教,具体可以参见飞天拉面神教介绍,本质是个欢乐沙雕生活分享兴趣交流为主题的站点。
这里欢迎飞天拉面神教FSM信徒,希望你们遵守站点规则里的阿西八戒。
这里也欢迎非信徒,毕竟 煮不在乎! RAmen!
更多详情请点击下方链接: